2012年9月21日星期五

悲情文章:打往天堂的電話

 壹個春日的星期六下午,居民小區旁邊的報刊亭裏,報亭主人文叔正悠閑地翻閱著雜志。寫字枱 這時壹個身穿紅裙、十五六歲模樣的小女孩走到報亭前,她四處張望著,似乎有點不知所措,看了看電話機,又悄悄地走開了,然而不多壹會兒,又來到報亭前。

  不知道是反反複複地在報亭前轉悠和忐忑不安的神情,還是她身上的紅裙子特別鮮豔,引起了文叔的注意,他擡看了看女孩並叫住了她:“喂!小姑娘,妳要買雜志嗎?”“不,叔叔,我……我想打電話……”“哦,那妳打吧!”“謝謝叔叔,長途電話也可以打嗎?”“當然可以!國際長途都可以打的。”

  小女孩小心翼翼地拿起話筒,認真地撥著號碼,善良的文叔怕打擾女孩,索性裝著看雜志的樣子,把身子轉向壹側。小女孩慢慢地從慌亂中放松下來,電話終于打通了:“媽……媽媽!我是小菊,您好嗎?媽,我隨叔叔來到了桐鄉,上個月叔叔發工資了,他給了我50塊錢,我已經把錢放在了枕頭下面,等我湊足了500塊,就寄回去給弟弟交學費,再給爸爸買化肥。”小女孩想了壹下,又說:“媽,我告訴妳,我叔叔的工廠裏每天都可以吃上肉呢,我都吃胖了,媽媽妳放心吧,我能夠照顧自己的。哦,對了,媽媽,前天這裏壹位阿姨給了我壹條紅裙子,Comelow 姊妹裙 現在我就是穿著這條裙子給妳打電話的。媽媽,叔叔的工廠裏還有電視看,我最喜歡看學校裏小朋友讀書的片子……”突然,小女孩的語調變了,不停地用手揩著眼淚,“媽,妳的胃還經常疼嗎?妳那裏的花開了嗎?我好想家,想弟弟,想爸爸,也想妳,媽,我真的真的好想妳,做夢都經常夢到妳啊!媽媽……”

  女孩再也說不下去了,文叔愛憐地擡起頭看著她,女孩慌忙放下話筒,慌亂中話筒放了幾次才放回到話機上。“姑娘啊,想家了吧?別哭了,有機會就回家去看看爸爸媽媽。”“嗯,叔叔,電話費多少錢呀?”“沒有多少,妳可以跟媽媽多說壹會,我少收妳壹點兒錢。”文叔習慣性往櫃台上的話機望去,天哪,他突然發現話機的電子顯示屏上竟然沒有收費顯示,女孩的電話根本沒有打通!“哎呀,姑娘,真對不起!妳得重新打,剛才啊,妳的電話沒有接通……”“嗯,我知道,叔叔!”“其實……其實我們家鄉根本沒有通電話。”文叔疑惑地問道:“那妳剛才不是和媽媽說話了嗎?”小女孩終于哭出了聲:“其實我也沒有了媽媽,我媽媽死了已經四年多了……每次我看見叔叔和他的同伴給家裏打電話,我真羨慕他們,我就是想和他們壹樣,也給媽媽打打電話,跟媽媽說說話……”聽了小女孩這番話,文叔禁不住用手抹了抹老花鏡後面的淚花:“好孩子別難過,剛才妳說的話,媽媽她壹定聽到了,Comelow她也許正在看著妳呢,有妳這麽懂事、這麽孝順的女兒,她壹定會高興的。妳以後每星期都可以來,就在這裏給媽媽打電話,叔叔不收妳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