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6月17日星期一

獻給我爸爸的

有爸爸真好。是不是只有失去了,才感覺爸爸在的那些年我就像擁有了整個世界。我可以在自我的夢想裏遨遊,我可以帶著夢想去闖蕩。當自己失敗了我想到了爸爸,當自己困難的時候我想到了爸爸,當自己成功的時候我想到了爸爸,當自己升職加薪的時候我想到了爸爸。每次我們聊的很少,偶爾還會爭吵冷戰。但每次我都想給他打電話聽他說,即使是蒼白的對話。因爲在我的成長的記憶中,我壹直是壹個跟著他屁股後面屁顛屁顛跑永遠長不大的孩子。

小學那幾年,妳癱瘓了我用單車推著妳去打針。有時我累了偶爾會躲在後面偷懶,被妳發現了妳就壹直鼓勵我堅持壹下就到了。有壹次我欠課堂作業了,後來老師把我留校,妳壹個人單腳吃力的蹬著單車。很遠我就看到妳那吃力的洋子,痛苦的表情。我拼命的跑到妳後面給妳推單車,妳壹見面就把我劈頭蓋臉的痛罵了壹頓,妳很生氣怒火很大。我在單車後面壹邊哭壹邊推單車,背上的汗水濕透了整個小書包,我沒有解釋。我只知道自己錯了,犯了嚴重的錯誤。打那以後我每次壹聽到下課鈴聲就往家沖刺,每次即使很晚也會把作業做完,再不敢欠作業了。壹晃三年過去了,那年我好高興。爸爸終于可以走了,可以掙錢了可以多給我零花錢了,可以用單車蹬著我去縣城玩。雖然去的次數很少,但我很滿足。

小學六年級那年妳把BP機給我用了。呵呵……學校裏可神氣了。他們都是假的BP機電子表,全校都只有屈指可數的BP機,其中有壹台是校長的。我每天把BP機別在腰間,壹天要看它好多遍,每天做夢都是抱著BP機笑。

上初中了每次在家裏壹聽到妳的摩托車聲就壹個勁的往外面跑,知道妳回來了想看看妳又給我們買了什麽新鮮菜吃。高中周末回家就是妳我的冷戰日子(我和妳壹直抗戰到大三,妳我的“敵我矛盾”才漸漸的好轉。),每次妳都說我亂花錢,到最後妳每次還是把錢給我了。冬天遇上天氣驟變妳就用摩托車把被子送到學校,寄存在班主任那裏,下課班主任就喊我自己去取。開學放假妳都提前到學校幫我搬行李。

上大學了。我說我要去長沙看看。我說自己去,妳不放心。妳把我送到長沙訂好招待所後妳回家了。我選者了壹所“貴族”學校,妳沒吭聲。妳幫我扛著行李把我送到了大學。開學的那天在學校,我偷偷的看了妳幾眼。我看到妳在偷偷的笑,滿臉的幸福。這是我第壹次看到妳這麽幸福的笑。妳走的時候我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,看著妳有上車離開的時候眼睛有點閏閏的。這也是我第壹次良心發現被妳感動。第二次看到妳最幸福的笑就是我開著車帶著女朋友去接妳那壹次。後來就沒有這麽深刻的見妳這麽幸福的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