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9日星期四

每壹次疼痛

手臂上的血管好像已經找不到可以入針的孔了,健康小麥色好像消失了,壹塊青壹塊紫那不是什麼有意義的印記,胃裏空空的又是什麼在翻江海浪,忍不住直到吐出的液體都是苦澀的。我突然覺得有個男人是我這輩子都離不開的人,懵懵懂懂的還在夢鄉卻能感受到有熱水在我臉頰滋閏。手背腫的五公分高度,卻願意隨時熱敷至消腫。沒有說過我聽著是多麼關心我的話,卻做盡了愛護我的事情,對,是我爸。

每壹次疼痛,鉆心,我也知道沒人能感同身受。

每壹次無力,無骨,我也知道沒人能痛不欲生。

累卻不知道那裏累,我很想說卻張口無言。

壹直只會炒土豆絲,我發現我現在吃的花洋多了,慢慢的,多了炒小白菜,炒木耳,涼拌黃瓜,水煮小肉丸....

多間單多平凡的微不足道的小事,滿足的我已覺幸福至極。

父愛如山,高大而巍峨,望而生怯不敢攀登;父愛如天,粗曠而深遠,仰而心憐不敢長嘯,這些,都是在別人眼裏所理解認為的吧,但是,他,他像茶,平淡而親切,讓人在不知不覺中上癮。

好喜歡那首《父親》

好喜歡大意的體貼

好喜歡特殊的菜肴

好喜歡笨拙的手法

好喜歡忙碌的奔波

好喜歡好喜歡幸福的感覺

我好像經歷了生死那如隔千裏卻壹瞬的距離,身體無助到想要死掉。